齐泉和由邱的故事们。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ch0】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

chapter 0

***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

没有预兆地,她这么对我说道。也许我突然僵住的蠢样让她觉得我没有听清那句话,于是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重复: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

***

我和她本身没有什么关系,那天我会出现在她的旁边仅仅是因为一起被分配了早晨打扫旗杆背后的林荫道的任务。班级值日要持续一周,这段时间内我不得不早起,陷入了比往常更加睡眠不足的境地。但是那句话确确实实不是我的幻听。我依然记得她当时逆着光,金色头发的边缘亮闪闪的,看起来百病缠身的苍白肤色呈现出被强光穿透的不自然的红色,过分纤弱的身材在肥大的校服里晃荡。

就如同轻小说里

煮雨茶

煮雨茶

山下是连绵不绝的雨,城里村里的人抬头,天从来都是阴的。传说中顺着山往上爬,见到豺狼虎豹也不回头,跌倒割伤也不能停,穿过瘴气弥漫的深林、湍急飞奔的溪流、陡峭的悬崖,最终能到达神仙的府邸。

可是去了神仙府邸的人,就再没有回来的。

齐泉跑在山路上——说是山路,青石板早在风吹雨打中索性化成了土壤的一部分。大概是太久没人来,又可能是来的人太多了,路早就称不上路,向哪个方向全凭他的感觉。齐泉觉得自己很累,像是全身都要垮了,又想起城门口给他算过一卦的先生朝着他摇了摇头。这应当是运气不好的征兆,他想,面前阴森的山林更像是确认了他的猜想,或是那算命先生十拿九稳的占卜又不出意料灵验了。

齐泉有些恐惧,他又想起家里...

齐生

齐生

“由老板,你莫诳我。”少年苦笑着,从干瘪的行囊里摸索出了一枚棱角将近要磨没的碎银,按在桌台上。由邱一手在账本上涂涂画画,抬头瞥了眼,随意用折扇划拉进了钱盒,嘴里嘟囔着有的没的,只含糊地说:“客官多虑。”

齐生名泉,半月前进京赶考,选了家稍远些的客栈暂先住下,想着参试前再好好温书。由邱的客栈着实安静,更稀罕的是价格尤其低。于是他拎着自己羞涩的行囊进了去。房间倒是不分上中下,那会儿齐生站在门口准备进去,瞧见左间的门还开着,忽而传出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他面色一红,匆匆忙忙把自己关进了门里。

床幔散下了一半,被褥还乱糟糟的。桌子上的茶杯翻了,水顺着桌沿滴滴嗒嗒。过了会儿由邱进来手脚熟络地收拾了,问他晚...

© 亿万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